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3

  和你在一起后,知道了仓央嘉措,仓央嘉措是个谜一样的男人。六世达赖活佛,本应是六根清净的佛家人,但低低吟唱出的情诗却唱进了每个人的心里;本应是普度众生,却度不了自己。

  “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。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

  

  你对于我来说,亦是谜一样的男子。你轻轻地走进了我的世界,春风没有吹,战鼓也没有擂,仿佛天会下雨,人要吃饭的那般自然。

  作为我的学长,你要带我在革命路上成长。初见你温暖的模样,我就知道自己陷进去了。

  你是那样的才华横溢,博古通今、上知天文、下晓地理,全国各省市的方言你无一不通,幽默指数爆表,最可贵的是你做人的风格总是那样低调。

  在我的眼中,你仿佛是佛祖身边的神,而非凡间的人,你为何要来这人世间惹下这尘埃?

  

  那一天,

 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

  蓦然听见,

  你诵经的真言。

  那一夜,

  我听一宿梵唱,

  不为参悟,

 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

  那一月,

  我转过所有经轮,

  不为超度,

 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。

  那一年,

 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

  不为朝佛,

  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。

  那一世,

  我翻遍十万大山,

  不为修来世,

 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。

  那一瞬,

  我飞升成仙,

  不为长生,

 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

  

  我迷恋着你,而你身边总是围绕着那么多或美丽或有才的女生。我像个丑小鸭,只会在深夜诵读着仓央嘉措的诗,假装和你在说话;只会在梦中与你相见,一起嬉笑打闹。

  为了和你能说上话时,自己看起来不算很笨拙,我在努力。努力读很多书、很多诗,听很多相声,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有文化、有修养、又幽默的文艺女青年。那段日子里读的书,就是这辈子的全部。

  史料不及的是,第一次和你说话竟然是在炮火中发生的。那次是各届团支书的会议,你是部长,我代表班级参加,“韩梅梅,是谁?”“我!”“我知道是你,怎么会有人起这么俗的名字?上英语课时,会不会总觉得老师在叫你?”一起开会的人哄堂大笑。

  

  从小到大,我最讨厌人家拿我名字开玩笑,最爱的人也不可以。我发起反攻:“你的名字很好听吗?任健,怎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,是人真的很贱吗?”大家都尴尬,想笑又不敢笑。

  他气得愤然离场,我也待不下去了,这梁子算结大了。估计以后只能在心里惦记你了,虽然你对我不义。

  我低头郁闷地走出教学楼门口,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一个物体,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人。你看起来不壮,为什么撞到你身上那么疼?

  “你好,很好,你高调地引起了我对你的注意!”你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  “你是在等我吗?等我就为说这个,你是因为我的名字喜欢上我了?”这些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。他一脸惊诧地看着我,竟然脸红了。

  

  自那开始,我们在校园里出了名。我总是蓄意能碰到你,可是一见面就会吵架,棋逢对手的感觉还不错。我享受着和你在一起的一切,很满足,这样就很好。我不贪心可以和你在一起,只要能够常常可以看到你就好。

  时间过得好快,你要毕业了,可是我还要再读两年。这阵子我突然见不到你了,我以为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,原来只是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……

  毕业前一天,我在楼道门口见到你,我没有停下脚步,你却叫住了我。你塞给我一张你的单人照说:“给你留个纪念,就当相识一场。”接着你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自此,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  

  很多年以后,听同学提起你,说你在一个山村的小学里当校长,受到很多很多地表彰……

  你的选择和过往,就像你在照片背面写的那样吗?

  “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,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,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,任你一一告别。”

  “自恐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怕误倾城,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

  我不是心理专家,也不是情感大师,我是玲珑悦话,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。欢迎关注,欢迎交流!

猜你喜欢